蓿-死在坑里

过年了炸烟花了

秘密且莫言


摸鱼……怎么能算产……产粮呢,对不对?所以我的flag还在,它没倒!
灵感来自于微博上看到七日之都鬼切卡牌的铭文,最后一段*号的两句话,改了两个字。
我觉得是糖,它就是糖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大江山的鬼将有一个秘密。
他曾幻作女子,月上柳梢时,流连于水雾朦胧的木桥上,等待一个足够令他心动之人。
若想知道何人能打动这株婉约而危险的高岭之花,大概要问问腰畔钱袋子里磕碰作响的金银铜宝成色几分、分量如何了。
他识人的功夫在堕入鬼道之前便操练精通,彼时避人殴打,讨人口粮的本事,此刻用来勾人心魂也是恰好的。
若有幸你在桥边遇见了他,你深一脚浅一脚的步伐,你故作正经的相貌,你嘴眼藏不住的欲望,你按捺不住几番抬起又被躲开的手,足够令你成为他绝佳的猎物。
作为妖鬼他可太仁慈,你只在荒郊野岭天为被地为席春梦一晚,醒时也只发觉钱袋无踪,性命无忧,甚至昏睡之前女子莞尔一笑还在眼前,如何启齿?你怕是仍想用鼓囊囊的钱袋得再见她的机会。
可他哪会满足一个弱小贪婪的人类的欲望?月儿划过半边天,他掂量掂量钱袋上山,寻古树下一身影,把酒言欢,不醉不还,便是妖鬼之事了。
可你仍是不幸,晚生百年,自一日他大病一场,她便再也没有在人世间显现身形。


大江山的鬼王也有一个秘密。
每夜月儿刚过山头,他便化作少年郎,寻一酒家对月独酌。楼要高的,最好有扇窗,窗要正对一条倒映月色的小河,河上要架一座古香古色的木桥。
河边的灯火阑珊,合着水色朦胧了桥上婀娜的背影。小河缓缓淌过,波澜了她含笑的双眸,驻足、徘徊,清脆的铃音穿透水雾不由分说荡在耳边,一颦一笑不知牵动多少心思。窗外景色宜人,令人挪不开眼,杯中美酒只得淡然无味。
打破美景的永远是不合时宜的男子,有时是浪人,有时是武士,有时是富家子弟,无论什么身份,美景都已打碎,只令胸间郁郁,无心流连。
鬼王付过酒钱,在桥上之人动身前先行离去,他还要备另一场酒宴,等一人来赴,这是百年未挑明心思的相约。
只有一日,天边已泛鱼肚白,约定之人还未来。


“若是不能让你的手臂复原的话……”*
付丧神的怨气缠绕在断臂上,令茨木睡得极不安稳。
酒吞默叹,吻落在微烫的额前。

此后,百鬼之王永远怀着对爱人的愧疚*,与一个无言的秘密。

END

*来自/改自七日之都鬼切的影装铭文。

评论(6)

热度(2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