蓿生南野

千里之行,败在起名

【酒茨】有所依(中下)

 

 * 私设茨木听力受损,OOC是我的

 * 本章温馨提示:在人流量大的地方,注意牵好小孩的手哦

 * 果然太久没写,怪怪的


  ~前文点这里~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03

   迁就茨木的步伐,两人走得很慢,远远望去绿色小人两条腿还在交替闪烁,等走到十字路口,红色小人就接了班,于是,他们在马路边停了下来。

   红尾灯一节节熄灭,车水马龙缓缓流淌,像血液打通阻塞,布满城市的血管之中,又似一串密布的蚁队,偶尔一两只停在路中央,便被着急的工蚁催促,高低起伏奏起不成曲调的乐声。

   尖锐而暴躁的不和谐音令茨木皱眉,虽然能听见的不多,但真的太难听了。

   肩被拍了拍,茨木偏过头。

   你今天回家怎么过的这个马路?

   茨木见酒吞一脸严肃,不解地歪头,伸出右手两根指头在左手心左右左右走:走过的马路呀。

   酒吞一个没绷住,又气又笑:谁问你这个,本大爷问你你是一个人过的马路吗?

   哦。茨木摇头:是萤草送我回来的,她说一个人太危险了,带我过了马路。我其实可以一个人回来的!他理直气壮地补充。

   不知道哪辆车堵了路,刚刚消停的鸣笛声骤然高鸣。

   她拉着你……酒吞想了想,换了个更清楚的手势:你和她,手牵手,过马路?

   挚友的表情好可怕!茨木使劲摇头:是肩并肩,两个人一起走,过马路。

   哦。

   喇叭声停了。

   以后不能和女生牵手,这样不好。酒吞面无表情地进行家教。

   好的。秉承着“挚友的话都是真理”原则,茨木点点头。

   酒吞看向机动车道,绿灯闪烁,跳向黄灯。他又转过头:男生也不行。

   嗯嗯嗯!

   酒吞这才慢条斯理地回头,对面绿色小人又开始欢快地走个不停。他垂下胳膊,茨木自然而然握上他的手,两人牵着,一起穿过车灯的注目礼,向对岸走去。




   烈日炎炎,晒得脚下石砖烫成了铁板烧,谋反似地烧烤足底,令人们逛街同打仗,从一家店带着冷气出来又急忙投身下一家。如果有人闲情逸致四处观察,就会注意到两个颇有趣的小家伙,一个初中模样,满脸不耐走在前头,另一个更小些,噘着嘴跑跑走走跟在后边,也不出声叫人等等。

   酒吞简直烦死了,这一周来就没点好事,自从在校门口揍了个收保护费的小混混开始,糟心事就没断,班主任那个臭女人,屁大点事就要告家长,谁上学没打过架呢?大惊小怪,现在好了,零用钱也扣了,足也禁了,好不容易溜出来,身后还跟了个小屁孩。

   茨木,对,茨木。

   茨木还不到抽条的年纪,足足比酒吞矮了一个头,小短腿扑腾扑腾走啊跑啊追在后面,锲而不舍的精神都快把酒吞给感动……个屁!

   “你就不能回去,老老实实待家里吗!”酒吞忍无可忍,第三次停下。

   茨木累得上气不接下气,好容易停下来缓缓,一时半会说不出话来,所以他把头偏向一边以表拒绝,似乎还生气般“哼”了一声。

   起先酒吞叫他不准在外面牵他的手,茨木乖乖放开了,然后酒吞让他别走自己身边,茨木听话地跟在身后,让做什么就做什么似乎非常乖的样子,可是呢,只要叫他回家,好样的,一说回家就装傻,乖个锤子!

   祖宗祖宗,真是个祖宗!他一定是脑子抽了才让茨木给他望风,翻出围栏的时候,茨木朝他伸手,他也没多想就抓住了,于是,现在多了个尾巴,真不知道该怨谁。酒吞一阵头疼,几乎能想象到荒川那群人看到了要说什么。

   “酒吞,你怎么出来打撸还把小尾巴带上啊?”“哎哟,早知道你在带孩子我就不打扰你了。”“酒吞,你是安妮自带小熊吗?”“哈哈哈哈!上啊安妮,让那群渣渣见识你无CD瞬发大招熊宝宝的厉害!”

   去他大爷的!

   少年的自尊心收到了极大的侮辱。

   “茨木,你回不回去!”

   茨木不甘示弱地回望。

   酒吞恼羞成怒:“算了,随你!本大爷不管你了!”



   啪嗒啪嗒。

   MD天怎么这么热,人还这么多!

   啪嗒啪嗒。

   这种天气居然叫本大爷出来带他们上段,当个倔强而身残志坚的青铜不好吗?糟心。

   啪嗒啪嗒。

   ……最糟心的还是后面这位赶不走的祖宗,说话也不听,打又打不得,拖着个夹板啪嗒啪嗒吵死了,比他平常喋喋不休地尬吹还烦!本大爷怎么就手贱把他拉出来了呢?问题是,当时要是发现了还能把他扔回去,然而——

   “你是怎么出来的?”酒吞一脸懵逼。

   “挚友拉我出来的呀!”茨木一脸天真。

——居然走了半里地都没发觉有什么不对,一直看到茨木脚上还穿着家用拖鞋,酒吞才后知后觉,说好的望风呢?

   见了鬼了!

   眼见目的地不远了,依稀可见在各类名牌夹缝中苟存的网吧名,酒吞认命般叹气。

   “茨木,进去后记得跟紧我,不要乱……跑”

   身后的“啪嗒”声不知是何时消停的,小小的孩子已然没了踪影。



   他……会去哪?他能去哪!

   渴了饿了想买点喝的?他身上半毛钱都没有买什么喝的!看到游戏厅去打电玩了?之前有一排电玩城他怎么不去!生气了回去了?真那么容易回去他还用得着凶他吗!

   酒吞怒气冲天,恶狠狠地抹了把汗:“死小子,等我找到你,我,本大爷非nen死你不可!”脱口而出的话似曾相识,酒吞一愣。


   ——“你……你敢打我!知不知道我大哥可是——啊!走走走走着瞧!打……嘶不过你还弄不死那个小的吗!你,你等着,我让你知道我大哥的厉害!”


   三伏天下,酒吞一身冷汗。

   冷静,酒吞,冷静。酒吞扶住额头,你看不惯那小混混的狂妄口气,直接上门把他所谓大哥踹了个跟头,你踏在凳子上听他们求饶还说了声“无聊”,他们一边发抖丧家犬一样说再也不敢了,一边把你恭送出门,开门的偷袭也被你一个后踢掀翻在地,最后那群怂包从大哥到小弟吓得哭的哭尿的尿,哪还有胆绑票?

   但如果,“大哥”上头还有大哥呢?

   酒吞缓缓抬头,一双眼赤红如血。



   右前方十步外两个男性穿着奇怪。“……那妞介绍给我啊!”“想得美。”

——不是。

   护栏旁有人神色可疑。贼眉鼠眼的男人装作看风景,手中女士钱包滑入裤袋。

——不是。

   一个男人畏畏缩缩躲在灯柱后,神色慌张。一个女性气势汹汹走来,拽着男人耳朵把他揪出来。

——不是。

   酒吞似乎分裂成两个,一个他将四周一切扫入脑中,抽蛛丝寻马迹,另一个他浸入无尽的恼怒与惶恐,一会是伊吹意味深长的笑,“你到是挑了个漂亮颜色,琉璃盏似的,可惜碎了就没了。”,一会是茨木被人踩在脚底,手骨折断,他痛苦地尖叫,金色的眸子失了焦,干枯的嘴唇微张:挚……友……

   酒吞停在路中,大街上晃晃人群,哪有什么茨木。酒吞感到全身气力被一下子抽离干净,他闭上了眼。

   “……要不要报警?”报警?

   “你管那么多闲事,那小孩还凶你呢。”小孩?

   “可是凑近看长得挺好的,白头发金眼睛,搞不好是外国小孩呢!”

   “你都老阿姨了还惦记别人几岁的孩子,要不要脸啊。”

   “我这不就说说——你,你干嘛!”

   “在哪!”

   两个女人被酒吞赤色的眼吓了一跳,挽紧手对视,不是个疯子吧?

   酒吞强压下情绪,再次开口:“你们刚说的白发小孩,在哪?”

   沿步行街,三百米右转,再四百米,栏杆旁,一堆人围着的地方,那个小孩蹲在护栏边,拉也拉不起来,跟他说话也不听,一个劲地叫——


   “挚友!”


   酒吞心脏被这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喊撕成了两片。他喘着气,汗如雨下,“让开让开”使劲扒开看热闹的人群,终于在空荡荡的中央,看到了正泪眼朦胧的,惶恐不安又倔强的,他一时没能护住的小兽。



   茨木不知道围过来的人都是谁,他只知道有人撞掉了他一只“耳朵”,小盒子被往来的人踢来踢去,等他跌跌撞撞捡起来,就找不到酒吞了。再然后,不认识的人就围了上来,他有点怕,那些人说什么,他听不清,但似乎是要带他走,不可以,不行!挚友回来找他的,他要等挚友。他们在摇头,他们伸手了,他们要抓走他了!走开!挚友才没有不要我,你们走开!

   茨木一只手圈住护栏,蜷作一团,另一只手胡乱挥着,打掉四面八方伸来的手。周围嘈杂忽近忽远,面前的人影恍惚,原本是脸的地方层层叠了重影,扭成一团团旋涡。

   怪物……要来抓走他了。

   茨木低下头,抱紧栏杆。



   酒吞挡住了保安抓向茨木的手。

   “你干啥呢?哎哎,别碰他,这小子贼凶,抓伤好几个人了!”保安大呼小叫,酒吞充耳未闻。

   他蹲在茨木面前,轻轻唤:“茨木。”

   茨木一颤,从满身尖锐的刺中抬起头来,眼前的身影也是模糊的,一波波打转,可他知道和刚刚的哪个都不一样,这是熟悉的,安心的,人。

   “挚友……”

   他的小兽卸下了所有的防备,眼眶掬了许久的泪与汗水融成一片。茨木张开柔软的掌心:“‘耳朵’……坏了……”他小心地看酒吞又赶紧垂下视线。

   掌心里,助听器的透明导管要掉不掉,盒子外壳沾了灰,布上几道裂痕。酒吞赶紧检查他另一只耳朵——还好,只被撞歪了些,他调正了小盒子,手背擦擦茨木的脸:“没事,没关系,你别哭了。”

   手一下子攥紧了,“我没哭!没有!”金瞳之间不安流连,茨木低低地说:“我没哭,挚友不要丢下我。”声音轻得像飘絮,握不住,抓不着。

   酒吞强撑出笑:“谁丢下你了,这不是来找你了吗。”他伸手,“走,我们回家。”

   茨木被大太阳晒了许久,晕乎乎的,努力地看酒吞糊了层层重影的脸,似乎明白了他真的没有生气,茨木眉眼展开了,放开栏杆,怯怯地抓住了酒吞的衣摆。

   酒吞终于没撑住,眼睛蓦地发酸,他还记得自己不让他在外边牵手的气话。酒吞一把将攥着衣摆的小手拉下来,有些粗暴地展开,放进自己的掌心,牢牢握住。

   “茨木,”酒吞听到自己嗓音发颤,“我们回家。”

   “回家。”茨木重复道,摇摇晃晃站起来。

   一旁晾了许久的保安也终于看明白了,赶紧招呼堵路的人们散开。两个少年搀扶着破开人群,手紧紧握住,再也没有松开。


   TBC


   原则是:就算没人看也要努力写完ヾ(◍°∇°◍)ノ゙


评论(28)

热度(7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