蓿生南野

千里之行,败在起名

【酒茨】末日寻 04

* 末世,丧尸pa,特种兵酒茨。
* 我要改结局,先坚持刀预警。

一场突如其来的肉(渣)打乱我所有的行文计划○| ̄|_如果被吞了我下午回去放图链



04

“两块肉干、一袋面粉、两个蜜桃罐头和五袋压缩饼干,米袋告罄,挚友,我们得补充物资了。”茨木嗅了嗅皱巴巴的风干肉,好奇地舔了舔,嘟囔了句“没味道啊”,又失望地塞回箱子里。
酒吞正拿着地图和GPS仪对方位,茨木踮起脚越过酒吞肩膀瞧,和上次相比,地图上多了两条歪七扭八的线。似乎知道茨木就在身后,酒吞头也没抬:“看好分叉点,如果遇到丧尸潮不要犹豫,立即改道。入冬了,丧尸畏冷喜热,这一路上肯定会遇到大股南下的丧尸,不要抱有任何侥幸心理,现在落单的……”肩膀突然多了重量。
茨木头搁在酒吞肩上,懒懒的,吐息擦过他颈侧:“挚友,你在紧张。”眼睛睁开,露出透亮的金色眼眸,“瞒着我什么呢?”声音黏黏糊糊,像是撒娇,却如锐利的针尖,一针见血。
酒吞一僵,正要说点什么掩饰,茨木又轻巧地退了一步,肩头的沉重骤然消失。
“没事挚友,什么时候你觉得可以说了再告诉我就好。”酒吞向后望去,茨木站在他身后,一脸平静,眼里似乎藏了千万种情绪,又似乎干干净净,一眼见底。酒吞想起唯一一次送他离开自己身边的时候,直升机前,茨木也是这样的眼神,前一天的倔强不甘,小兽似的莽撞全部安安分分收起,不知该如何形容,试想若是茨木从来没有遇见过酒吞,生命中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个人,他大概就会成长成这个模样——
成熟、内敛;
压抑、孤独。
记忆中的茨木与眼前的他重叠,两张同样的嘴一张一合:“只是,别推开我啊。”
酒吞没来由一记心痛,一股前所未有的悔意翻涌而上,从过去蔓延至今,从心脏顺着血管爬上,涌到嘴边,不受控制,不行,他得说些什么,他得……

“挚友,要做吗?”

火烧起来了。
不同于往常,酒吞这次温柔又粗暴。隔着薄薄一层汗衫,茨木感到湿热的唇在游走,偶尔是尖利的犬齿,在乳头流连,那儿早是食髓知味,不用过多挑逗便挺立起来。茨木不明白酒吞为什么不掀开衣服,这样的触碰简直隔靴搔痒,他难耐地扭了扭,主动拉起衣摆蹭酒吞的唇。酒吞温柔地亲了亲白皙的腰侧,一连串吻蜻蜓点水般拾阶而上。想要一个吻,茨木凑到他面前,灼热的气息纠缠,酒吞偏了偏头,吻落在茨木脸颊未褪去的伤疤。
而下面异常粗暴,隔着两层半厚的迷彩裤,灼热的温度依然蛮横地透来,外裤还未褪尽,两人鼓囊囊的器物抵死缠绵。茨木终于陷入这份自己惹起来的情潮,迷迷糊糊地庆幸自己把食品箱放到了车外,让后座留有足够的空间给两个人施展。似乎察觉到身下人的走神,酒吞下身狠狠一撞,炸出一声压抑不住的轻呼,这一下便再也停不下来。
“啊,啊!挚友……”
下身的冲撞像是在宣泄某种的情绪,撞得茨木全身发麻,止不住地颤抖,可欲望还包裹在层层棉布中,释放不出,茨木伸手想拉下两人的衣物,却被酒吞一次次推开,最终他似是不耐了,拽住茨木的手腕扣到头顶。
“挚友……我……啊,受不……”受不了,太重了,太炽热,太强烈。
透过泪雾,茨木看见酒吞眼里浓重到化不开的欲望,那双世间罕见的紫瞳深不见底,眼中倒映的人就是他永不满足的欲望。自己一定也是同样,茨木缓缓勾起笑,将身体献到他嘴边。
被酒吞的手激到射出来时,眼前是迷离的天堂照耀在人间的白光,身体正在高潮的余韵轻颤,模糊中,耳边传来神明的声音:
“我爱你。”
我也是啊,挚友,我也爱你……
茨木无声地张张嘴,沉沉睡去。


没有做到最后。这是茨木醒来时的第一个想法。天黑了。这是第二个。
茨木坐起身,抓住了差点滑下去的“被子”,是酒吞的外衣,酒吞呢?刚放纵完(虽然没有特——别尽兴)的身体有些乏力,最近身体这么差了吗,射完就累得睡了,也不知道挚友最后怎么解决的。茨木上下摸了摸,一丝疼痛感也没有,挚友太温柔了,会不会压抑坏?真糟糕,茨木心虚地推开车门。
“你醒了?来,吃点东西。”离车不远处,酒吞升起篝火,火上架了一口锅,袅袅炊烟扑面而来。
茨木接过酒吞递来的碗,舀了一勺放嘴里,“羊肉汤?”
酒吞放下手中记录的本子,揉揉茨木:“下午路过了个乡镇,本大爷顺手拿了点食物和药品,起码一周的食物不用愁了。”像是解开了什么心结,酒吞语气都轻松了不少。
茨木轻轻点头:“挚友刚刚在写什么?”
“你说这个?”酒吞拿起本子随手翻了翻,又丢在脚边,“把南下沿线一些可能受灾不严重的地方写了写,到时候可以跟着它补充物资,本大爷早些年驻扎南方,还算了解。和南海总部的紧急联络码我也写本子里了。对了,任务那个箱子一定得保管好,虽然是防震箱,加了不少海绵泡沫之类的但是玻璃到底经不得摔,千万别让它剧烈运动。”
茨木一一应了:“还有吗?”
“这不多就这些吧。”
茨木点点头,突然一歪倒在酒吞身上,趁酒吞惊讶地接住他时,猛地撕下他右手袖子。
沉默。
那只手臂腐烂发黑,松松缠绕的绷带挡不住死气围绕,丧尸的印记。
茨木盯着它:“所以没有亲吻,没有进来,牙印伤口都没有,也不肯脱衣服。”
他抬眼:“挚友,这是你瞒着我的东西。”

TBC


茨茨:不准BE,不然我有的是方法让你写不下去。
所以我不打BE了(他俩真的无法分割)。

评论(22)

热度(64)